彈星者

死亦無畏,生當狂若。

入圈太晚好惨啊!!心水的太太真的爆炸产粮,明明手边都是事儿却根本看不完粮食真是好恐怖。。
我看到他们打麻将,安哥买马。认真做书签(靠)

……再不动身就完了。。

一己私欲的草涂JK雷狮!幼年人体崩坏注意!

带小裁判球以及安哥的领带(cp注意)玩耍XD

雷狮+耳环+(鄙视性用词)。草稿流。

送给君绥的点图!希望这个很帅的雷狮每天早睡()……

     薛洋初入金麟台之时,身量竟还不及金光瑶。一套金家校服给少年穿得松松垮垮,闹得金光瑶啼笑皆非的命人再改一套。薛洋等得无趣,便百无聊赖的飞身一跃,稳当落在金星雪浪池的栏沿。遥目远眺,直管金光瑶是个死人了。 

      金光瑶倒温颜无恼,轻稍偏头去瞧他的小客卿。来时送的红绳于薛洋发间微扬,居然是金光瑶往后再也记不得的温好场景。

     后来小少年是长了起来,着身金星雪浪神采飞扬,全然没了当初细瘦得连衣服都撑不起来的模样。有日薛洋闲的无事蹲在那池金星雪浪的白玉栏沿上用心对付手里那碗瓷勺儿敲得叮当咣响的糯米圆子,一靴子不知上哪踩来的泥糊得玉栏惨不忍睹,他全然不顾,埋首往嘴里塞了个软糯圆子品嚼几复还算满意,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

     金光瑶打那过去,薛洋懒懒掀起眼皮只分一寸眸梢余光瞧他一眼,突然就猖狂得意大笑起来,金光瑶瞥他,他笑嘻嘻跳下栏沿抬手比了下金光瑶身量大摇大摆地走了。好歹仙督是个好脾气,也不显恼得只在他跟前无奈笑骂了句没良心的狼崽子。

     至薛洋走远了去,却回首认真望了下他的客卿,莫名操心得想来一句,唔,大抵还是要长的。 

     金光瑶记性不错,可后来竟也记不太清了。义城那个薛洋,比之当时,长了没长。

     自清理之后,金光瑶就许久未曾见过薛洋。顶多在路经花海玉栏时候侧目望一会儿,也没了原先的味道。后来他见到薛洋时候,薛洋是站不得了。金光瑶静静看着当初朝气蓬勃的小客卿,眼里的光一点点走向混沌。心里怅然,确是不知晓,他长高了没有。

     

他叹口气蹲下,抬手触了触少年人凹陷下去的面颊,喃喃自语一句,“没当初在金麟台滋养的好了。”




-

图源:我。

联脑洞: @君绥 

写瑶薛的都是金光瑶,写薛瑶的倒不止薛洋,懂吧。

长庚。

怕是入将这十八阎罗殿。

炽焱倏卷,焰挽三丈咆。炎浪排空,携万劫赴阴毒恶诅,要扼毙人咽喉。
本妄启嘶声,唇面皲裂值咳嗽不住。鼻翼竭力翕张不时,只倒灌两口浓燻毒雾。胧胧间,已然溢泪盈眶。

——紫流金,漫山的紫流金。

温晁。

遗寒鸱骤鸣,乔岳坠山阴。

惬然提目,捉半鉴残阳惶坠,怫郁灼穹向昏。
刻作寻常矜相,却沸足腔暴戮快意。云翳泼天,挽猩咆嚎掀。讥敛唇翼,昂首傲然踱步。唤剑阵,掐指诀。颜面懒散喝将去,方斜睇暇目。

“提那贱奴来。”

恰值暮雨洒疏滴,蹙眉梢不耐意。居高冷森而观落魄人。倏茕靴飞踢,條跕以衔厉狠,正溅血三寸。负手扬睫嘲拙,缓起阵法显。

        天赋禀异可敌我?韧心淬志又奈何?
        我可得侧有美娇娘;足踏万物棣通。难不得脱将枷锁重丈,共尽此搏而已。

        阻我肆览飞宸札,活该宕尸沼骸泽!

——何来可怜可哀一说,徒增笑耳。

锋芒破瘴,云断岣嵝岑。疾风森颲,扬衣襟焱焰。目及嶒破素云,不觉悦翘唇角。携殊神诡意,髧鸦丝,呫嗫悄言与足下人。

“魏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忽天阖地呒裂,抶雷霆挟霹狂歌。剑眉息扬未定,喉嗓挤嘶声桀桀。拊掌缓笑,佩者玓瓅黯,堪现下番凄楚像。
枯枝蟠木根柢,轮囷离诡;俱积尸腥草木,溢丹血盈川;蝃蝀无可复,昭日尽失。

“这地方,名唤…”
佳人娇笑拟碎铃,佻佻搂人瑳带展衣,独字咬牙铿锵声。佐那少年郎木然神色,兀起病势快意。只恨不可换觞斗杯,复饮尽兴。

   “乱、葬、岗。”

         
          一言定生灭。

周身恍入修罗阎殿,鬼枭惊嚎,魍魉胣靡烰。
振袖炽阳,喝令阵缓落。颅内鸣湃作响,偏彳亍至少年前身,启嗤唇,桃目揽狎邪。言语煽煞火,句句刁毒钻心。

“——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

           既你自认年少风华,剑可运莽苍、碎琳琅。我便乐教于你试此真火,焚骨破魂,堕这鬼潭恶渊!

目眦绷血脉几许,五指并紧揪人血污额发。狞笑似沉邪入业火,未思回涯。齿列战战,纵笑四方。面负霜雪换疯魔,直反手猛击其人腹,喝声犹狂猖。

“你,也永远别想出来!”

二人踏过这方境地,便往炼狱火海的方向行去。
却是不知,那里和人间,究竟哪处苦恶更疾。

薛洋。

魂铃系墨靴,足踏业火万丈。

少年着一身玄衣掐腰袍,穗尾赤炽灼。眉锋挑得便是不羁,蔑意讽嘲眸底参半。阴风戾然,徒杂万千恶灵嘶鸣作声,猎猎衣襟响。

剑袖飏以令虎符,狂傲至邪魔。
驭百鬼呼,驱千尸行,他自掀唇嗤笑,一笑这黎民好生之拙,二嗤这仙门至性之伪。纵目疮痍众生像,区区蝼蚁,有何足惧?

独留那道子孑然,风清明月云中驻,笑里缓春风。惊神霎紧瞳仁,厉翻腕骨,万丈轮回自相行过。切齿乾坤袖中探,蜀绣灵囊锁。

朗声言色不复,万般尘世绪只化滔天恨生。

“薛洋?”

“无须谁人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