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星者

死亦無畏,生當狂若。

长庚。

怕是入将这十八阎罗殿。

炽焱倏卷,焰挽三丈咆。炎浪排空,携万劫赴阴毒恶诅,要扼毙人咽喉。
本妄启嘶声,唇面皲裂值咳嗽不住。鼻翼竭力翕张不时,只倒灌两口浓燻毒雾。胧胧间,已然溢泪盈眶。

——紫流金,漫山的紫流金。

温晁。

遗寒鸱骤鸣,乔岳坠山阴。

惬然提目,捉半鉴残阳惶坠,怫郁灼穹向昏。
刻作寻常矜相,却沸足腔暴戮快意。云翳泼天,挽猩咆嚎掀。讥敛唇翼,昂首傲然踱步。唤剑阵,掐指诀。颜面懒散喝将去,方斜睇暇目。

“提那贱奴来。”

恰值暮雨洒疏滴,蹙眉梢不耐意。居高冷森而观落魄人。倏茕靴飞踢,條跕以衔厉狠,正溅血三寸。负手扬睫嘲拙,缓起阵法显。

        天赋禀异可敌我?韧心淬志又奈何?
        我可得侧有美娇娘;足踏万物棣通。难不得脱将枷锁重丈,共尽此搏而已。

        阻我肆览飞宸札,活该宕尸沼骸泽!

——何来可怜可哀一说,徒增笑耳。

锋芒破瘴,云断岣嵝岑。疾风森颲,扬衣襟焱焰。目及嶒破素云,不觉悦翘唇角。携殊神诡意,髧鸦丝,呫嗫悄言与足下人。

“魏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忽天阖地呒裂,抶雷霆挟霹狂歌。剑眉息扬未定,喉嗓挤嘶声桀桀。拊掌缓笑,佩者玓瓅黯,堪现下番凄楚像。
枯枝蟠木根柢,轮囷离诡;俱积尸腥草木,溢丹血盈川;蝃蝀无可复,昭日尽失。

“这地方,名唤…”
佳人娇笑拟碎铃,佻佻搂人瑳带展衣,独字咬牙铿锵声。佐那少年郎木然神色,兀起病势快意。只恨不可换觞斗杯,复饮尽兴。

   “乱、葬、岗。”

         
          一言定生灭。

周身恍入修罗阎殿,鬼枭惊嚎,魍魉胣靡烰。
振袖炽阳,喝令阵缓落。颅内鸣湃作响,偏彳亍至少年前身,启嗤唇,桃目揽狎邪。言语煽煞火,句句刁毒钻心。

“——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

           既你自认年少风华,剑可运莽苍、碎琳琅。我便乐教于你试此真火,焚骨破魂,堕这鬼潭恶渊!

目眦绷血脉几许,五指并紧揪人血污额发。狞笑似沉邪入业火,未思回涯。齿列战战,纵笑四方。面负霜雪换疯魔,直反手猛击其人腹,喝声犹狂猖。

“你,也永远别想出来!”

二人踏过这方境地,便往炼狱火海的方向行去。
却是不知,那里和人间,究竟哪处苦恶更疾。

薛洋。

魂铃系墨靴,足踏业火万丈。

少年着一身玄衣掐腰袍,穗尾赤炽灼。眉锋挑得便是不羁,蔑意讽嘲眸底参半。阴风戾然,徒杂万千恶灵嘶鸣作声,猎猎衣襟响。

剑袖飏以令虎符,狂傲至邪魔。
驭百鬼呼,驱千尸行,他自掀唇嗤笑,一笑这黎民好生之拙,二嗤这仙门至性之伪。纵目疮痍众生像,区区蝼蚁,有何足惧?

独留那道子孑然,风清明月云中驻,笑里缓春风。惊神霎紧瞳仁,厉翻腕骨,万丈轮回自相行过。切齿乾坤袖中探,蜀绣灵囊锁。

朗声言色不复,万般尘世绪只化滔天恨生。

“薛洋?”

“无须谁人渡。”

哎,金家客卿怎的如此嗜甜。

【dipbill】Three Minutes

*短,烂,作者不负责任

Bill cipher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这条街道,她散发着令人熟悉的糜烂气息。这是天谴般的罪恶与沦丧,街边穿着亮片裹腿裙的婀娜少女大笑着向他靠拢,他回以笑意。纸牌摔下的娑娑声响、女孩儿们甜蜜的喘息、宿醉后禁不住呕吐,掺杂的浓郁伏特加味儿,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胃酸上涌一般,它们是能触动Cipher先生最华美的乐章。
事实上他并不清楚方才给自己扎的heroine针头上有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玩意儿,但他不在乎。
是的,对于一个刚刚逃离牢狱之灾的罪犯来说,这不值得在乎。

“Hey,hey.我亲爱的老友,”他踉跄的栽进酒吧的沙发里,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Will!滚去拿杯Vermouth来,我恶心嘴里这枪管味儿。”
蓝瞳少年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他看见的老哥也许并不不尽如意——带着血痕与尘土的衣领,又或者是带着血痕与尘土的他本人——正躺在沙发上把玩着那把小巧的钥匙。“你都去干什么了?”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惊恐万状。
“瞧瞧这个,”Bill撩起自己的额发,张狂的咧开嘴,“我热衷于解决警察。”
赌桌上耍着复杂花色的电子屏下的时间悄悄更换了一个数字,这是他重获自由的第一分钟。
“猜猜那个小警察是谁?——是的,我亲爱的兄弟。不用躲闪,我在你的眼里看得见那个名字。”金发青年发出一声叹息的气音。“滚去拿你的酒。”
Dipper pines,去你妈的。
他懒懒的更换着姿势,那片钥匙在五光十色的打灯下显得格外显眼。Bill甚至从那银色的小玩意里看得见自己,昨夜的自己。
——是怎样去诱惑那棵小树,教他分辨不出昼白夜黑。
这是一注充盈着危险与罪恶的筹码,他堵上的是自己。作弊手段仅仅是灼人情话与潋滟的眼睛,他俩的身躯交缠着疯狂,每一次深入骨髓的冲撞都能逼出自己难以启齿的呻吟。他紧紧抓住对面的男人,只剩与生俱来契合。Bill cipher亲吻他的脖颈,生理泪水下落的速度很快,但是他来得及对自己绽开一个漂亮的、狠厉的微笑。
他们似乎天生就该如此,当钥匙插进锁孔时,世界只剩下彼此。
恶魔品味着疼痛的美妙滋味,他听见耳畔有分针走动的“咔嗒”声。

“你的酒,先生。”
他听见冰块与气泡的碰撞声,而Will不会给他加冰。苦艾酒的美妙滋味是纯粹的圣乐,他重申过很多遍。
“welcome——My dear pinetree.”
金色瞳仁懒散而肆意的向着这位曾亲手逮捕他的警察开合,他伸手接过了那杯祖母绿一般澄澈的液体一饮而尽。“这算是对我最起码的尊敬。”褐发青年向他点了点头,在他身侧的沙发坐下。
“你一个人来这儿做什么?whoa,也许你还带上了一大帮子便衣的同行。”他伸出手指弹了弹杯壁,时间在此刻过得格外迅速,他似乎听见警官的机械怀表走动的声音。
“来只身找找我成功脱狱的犯人,”Dipper pines偏过头看向他,“顺便找找一夜情后不告而别的恋人。”
“不巧,似乎都是你。”
小鹿色的温润眼睛向陷入震惊的金色瞳仁靠近。
“只给你三分钟的自由,现在由你沦陷。”

【伞黄】无他

*伞黄安利文。友情→(?)

*私设如山意识流,考究党烦右上。

*求评求推,感谢。

 

正是夏休期,广州独有的燥热逼得人只好缩在空调房里,窗外阳光一层层掀起热浪,无论远景近景都被融化成一团流动着的液体。黄少天左手还搭在键盘上,右手去够方才被家人带回来的冰糕。

游戏里的世界几乎不受外界影响。砍杀声依旧震耳欲聋,他突然有些烦躁,查看角色是否脱战后摘下耳机退出游戏。界面消失的前一秒世界频道里炸开了锅,狂吼着什么“那个披着枪炮师马甲的是叶修”。瞬间有些后悔自己手快,但并没有什么想再战的欲望。

群里貌似为了转移在抢B战场上对手的注意力,提出一个虐身虐心的狗血问题:“如果可以回到从前,你最希望的是?”

包装袋被轻而易举的扯下,细细的碎冰随着宿主的脱落而飘向键盘。在黑色背景衬托下漂亮得如同六月飞雪,有微小光束被反射进黄少天的眼睛里,映出一片晶亮来。

-

“又是那个夜雨声烦!靠!每次在这时候跑出来添乱!”

那时黄少天只是个学生,在跟同学玩儿其他游戏饱受赞誉的情况下被荣耀的大幅度宣传挠得心痒,典型广告受害者。只可惜成绩正值下滑的大好阶段,注册的账号只能闷闷的闲在抽屉里十来天。所以刚一放假书包都没摘,急的跟什么似得冲进电脑房插卡上机的情况,也是在所难免。之后一天天逐渐把兴致提上最高,气焰盛极。

初期身为卧底的隐忍爆发之时,破坏力还是十分惊人的。蓝溪阁上下都被折腾到鸡犬不宁,满眼的文字泡混杂在刀光剑影里撕扯长风猎猎逼近,耀眼得让人想直接扯了电源线关机。哦,还有那小子正处变声期的沙哑嗓音,有点破败又朝气蓬勃的掺着阴谋得逞的笑。

“哈哈哈哈哈,想捉到小爷还是等下辈子去吧你们!”

不知道多少次的重复,公会的人都有点绝望且习以为常的摘下耳机,拒绝收听魏琛的咆哮。然后终于有那么一天,夜雨声烦手里流光掠出,刚想把仇恨一击带走——就栽在了秋木苏的手里。

十几岁的小孩头一次脸上表情严肃得能媲美猫头鹰,鼠标指挥键盘击得噼啪响,手边上的冷饮都经不住这烈炎,堪堪滚下汗来。

苏沐秋本只是在材料耗尽时闲得发慌,终于扯了身勉强过得去的装备跑上战场。这一叶之秋的身影还没找到呢,抢B战场上就遇见这么一个好手。他稍感惊讶,随即很快就笑了起来。那头小剑客扯着嗓子嚎一听就能辨出岁数,十分的有意思。他在夜雨声烦打得几乎要没什么招架之力的时候开了语音,笑着挪了挪耳麦位置说:“小朋友,多大就出来打游戏啊?哥哥很忙,没空陪你玩了。”

对面清晰的听见夜雨声烦怒骂这个神枪太不要脸了,欺负未成年还有没有江湖义气。正说着,夜雨声烦就被赶来的一叶之秋一击大招当场击杀在荒原。

一时瑟瑟微风卷草折,正旁观得目瞪口呆的公会人员这才醒悟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没开始行动今日首杀又花落一叶之秋,毫无悬念得让人麻木。

可叶修身边的人却恶狠狠的“靠”了一声,满脸的杀气似乎能直直把叶修射穿。叶修比较无所谓的笑了,闲闲举起手:“嗯,你可以在我的记录上再记两笔。”话音未落,身旁正写着作业的小姑娘就机敏的一把扯住了自家哥哥,防止其提前红血暴走。“…那个小剑客怎么算!?他的最后一击能跟boss比啊!?”用的就是击杀BOSS的术语。

“他?你不认识啊。”屏幕上俩角色正躲在角落里暗搓搓转刚才爆出来的东西,耳边莫名能隐约听到少年的咆哮声,叽叽喳喳的好生烦人。“夜雨声烦可厉害了!会耍剑,还神烦呢。”叶修咬着烟,跟苏沐秋一起大笑起来。笑声里明朗且不带压抑。

待到苏沐秋止住笑,屏幕上物品交易已经完成。他下意识挪了挪神枪手的视角,探头去看那个小剑客顶着一头黄毛吱哇乱叫,文字泡多得能砸死人。

唉…真有活力啊。

算是秋木苏与夜雨声烦的初识。

第二天再上线,托着下巴顺理成章发过去一个好友申请,苏沐秋才有点后悔。他明显低估了夜雨声烦的语言攻击量。刚刚没发多久呢,这会儿就被迅速回绝再重新一个申请扔上。同意后只见私聊频道普通话粤语闽南语混在一团,愣是被丝毫不差的用自带输入法打了出来。看不太明白但是差不离都是在大骂他俩无耻猥琐没下限狼狈为奸,辛辛苦苦抢走人的BOSS,搞得别人倾家荡产一夜回到解放前…苏沐秋看了看身边退了游戏观看自己屏幕上语言大戏的叶修,被刺激得有点闷。只好等上宝贵的五分钟后问黄少天累不累。

黄少天在屏幕这边一怔,自己如此程度的恶毒语言都用上了,心里早有各色应对。何况又是秋木苏这么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就问问自己累不累。

夜雨声烦:…卧槽你竟然不反唇相讥我揍我扬言要灭了我??秋木苏大大你这么淡然不要再屌啊!

夜雨声烦:不过我也确实骂累了,轮到你了,想说啥就说吧。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

秋木苏:哈哈,原来你刚刚在骂人啊?没看懂。

这下子黄少天想杀人了!

夜雨声烦: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样对我你对得起天地良心吗,你好意思吗欺负小孩还[正在输入]

秋木苏:对了。我看你剑客玩得挺不错的,要不要来跟哥哥我们一起组个职业战队啊?

其实在那场跟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恶战后,魏琛给这个叫夜雨什么神烦的小伙子一招六星光牢之后就去了好友申请,这场大战更是让他刮目相看。攒在心底的想法像是吸足了信心迅速膨胀,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直接蹲在刷新点,等小子自己又一次撞进那个囚禁时限还不错的阵法里头。

黄少天正烦着呢,毫无疑问就中招了。

然后魏琛就操纵着他的索克萨尔十分猥琐的蹲在外头问夜雨声烦,你想参加职业比赛不?我们组个队,带个冠军回去。有很多钱嘞。

夜雨声烦在六星光牢里乱砍着发泄,听到这句话动作稍稍有些犹豫。“就是职业战队?以前在电竞频道看过啊,我当时玩那个XX的时候还粉过一个战队的队长,哇擦一招出来超帅的,而且时机抓得稳准狠。特别对我胃口。大叔你哪里人?卧槽你是广东噶?老乡喔老乡,追杀我这么久好意思吗。”

说着说着时限早已解除。黄少天现在很认真的在询问,对于这个未知的领域。此刻他才有几分小孩子的味道,像是追着大人要发糖。魏琛心下了然。这小子的攻击路数和战斗意识无不在往机会主义上贴,发展好了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于是他连声应道:“对,就是那个。想不想一起来试试?”

黄少天说好,口头手头回复都干净利落。满满的青春朝气快要溢出来。

所以在这时他也没犹豫多久,删了那些没用的废话一句“不行”就飞了过去。又担心被大神误解又连忙解释了会儿原因。“那个蓝溪阁的老鬼拿着刀搁脖子上跪在我面前哭爹喊娘,非要我加入战队。我这么一根正苗红好青年怎么好意思拒绝啊,所以所谓人不能食言……”

苏沐秋下意识点点头说没事儿,眼底都盛着饶有趣味的光。苏沐橙也挺好奇的凑了过来,趴在桌上笑嘻嘻的看着。手上给妹妹一记不轻不重的爆栗,眼睛却还盯着对话框,只见对面说着说着又跳出来一句:“唉,你这么厉害肯定也是要组战队了。我们在广州哦,队名叫蓝雨!好听吧!咳咳那以后我们赛场上当对手,赛场下当朋友呗!最铁的哥们,跟别人说出去一定嫉妒死。我叫黄少天,你谁你谁快报上名来?”

毫无防备,赤诚与坦荡都能摆出来看。

然后苏沐秋愣了会儿神,手上按出“你猜”两个字。

“卧槽我又不跟你住一起我怎么知道啊!这么凶残的回复方式跟谁学的啊!等等我好像猜到了卧槽!”

“猜不出啊?那就多指教啦,小朋友。”

“…小朋友你妹啊!我是黄少天!!”

叶修摇了摇头:“这看起来没戏了。最近会多跑几个地方,好像有广州呢!能见到也说不定。不过最好还是不要…”

旁边的小姑娘噘着嘴看哥哥打字,又看一眼打着哈欠已经准备上游戏的叶修,觉着好生无趣。“他好吵啊。”开口就是陈述句,无法感叹。苏沐秋却笑了,开了装备编辑器后顺手按上苏沐橙的柔软发丝:“他应该跟你差不多大呢!这个暑假哥哥带你去广州玩吧。”

没想到过了几天陶轩就带着三张机票跑了过来,说荣耀联盟的第一次商谈会就安在广州。“其实跟旅游差不多,我们把沐橙也带去玩。”话语里满是轻松,可眼神里也载着贲发热血。“明天出发!”

屋子里一片静寂,小女孩的欢呼声首先爆发,再接上叶修和苏沐秋猛的击掌声。又加陶轩招呼着一起出去吃一顿的话语…它们混杂在一起,在这个夏日是那么的清澈明亮。

 

而黄少天依旧是苦逼的。

自从遇上秋木苏后,他俩的相遇几率直线上升。好像是那一次混战打开了苏沐秋新世界的大门,譬如紧跟夜雨声烦再一举爆掉人辛苦累积的胜利果实。各大公会的人更木然了,说实话秋木苏出场次数并不多,身上装备也渣易忽视……可技术和实力都是那样的强硬,似乎只有一叶之秋或是大漠孤烟能与他一决高下。但夜雨声烦也有着可怕的耐力与捕捉间隙的能力,再加上那么一大波的语音文字泡。——荣耀大陆每天都不会太开心。

叶修乐得清闲。苏沐秋终于肯抱着“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心理自己动手,减轻了他不少工作量。他欣慰的看了一眼苏沐秋,那人正在兴致勃勃的撩对面的小剑客…叶修瞬间觉得压力山大。自己队友比较高深他没看得清。

苏沐秋只是单纯的觉得黄少天跟他意外的很对拍,不过不指被叶修惹毛的时候。偶尔撩撩这个小剑客似乎是放松心情的好方法。

但这不代表他愿意在追BOSS的时候来个阴差阳错,跟夜雨声烦一块在岩石后大眼瞪小眼。视角一转就能看见夜雨声烦的蓝色发带很真实的微微颤抖。

黄少天也真巧把视角转过来。

“哥哥,我总觉得别人要是看见你们一定感觉很奇怪…”苏沐橙很小声的担忧着。

是夜。叶修被一小杯酒给直接架上了床。他最近都挺累,早点儿睡谁都没有意见。苏沐秋侧头俯身低低的劝沐橙早点睡呀,不然明天会很累,女孩子睡成叶修那个…那啥一样多不漂亮。小女孩揉着眼睛挺不情愿的抱着枕头跑去房间,临走前啄了啄哥哥的侧脸。

他依旧侧着身子坐在电脑前,视野里有叶修在床上死睡也有刚刚被合上的门,那是妹妹的房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情绪在心底蔓延开来,却猛然有莫名的寒意把他掐得死紧。

苏沐秋这才回头…他没关语音。

可黄少天难得的安静着缩在一旁,直到苏沐秋喂了两声才小声接话。“刚刚是你妹妹吗?”苏沐秋回答是。

“没想到你还有妹妹哦,你真是个好哥哥。”黄少天顿了顿,这句话下意识脱口而出,收都收不回来。“明后天我们好像会接待荣耀联盟的什么什么会,你会来吗?啊不,还有一叶之秋。”

“会的。早上就去坐飞机啊。你是地主吧,会很大方的招待我们仨穷人吗?”苏沐秋懒懒的靠着椅子上,偶尔转动一下视角。

“好好好我请你们吃冰糕!撒芝麻的那种!”对面气不过,声音又不能太高。“我靠不对,我一个穷学生也没什么钱啊。不如你拿一个BOSS来换。咦你以前在游戏里这么出名,为什么我都没见过你?你干什么的啊?倒卖账号卡还是什么啊?”

电脑映射出的光给苏沐秋脸上勾了一层金边,他静静的思考后开口:“那我给你打一把剑试试,银武。”

黄少天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他急匆匆转进私聊频道敲字:“卧槽你会做银武!?原来一叶之秋手上那个从来没见过的战矛就是银武啊,传说中的银武我还没见过呢,做银武很难吗?总感觉特别麻烦…诶你不准反悔了啊你,快点给我来一把试试手,最好是挥出去附带很酷炫效果的光剑!蓝色蓝色,等等你给你对手做银武这件事情传出去真的没问题吗。唉反正是你的事情到时候说我们是好哥们嘛!不急不急。”一大段细致周全,为苏沐秋直接考虑上下五千年。

秋木苏这边半天没回应,其实是操作者笑得很开心。“那我就当是你的冰糕抵账了。”

夜雨声烦和秋木苏蹲在这块岩石后半个小时,援兵来了一拨又一拨愣是没发现他们。可能是因为忽视了这块阴影,又或者是因为他们在细细长长的草丝后被游戏光效披覆得那么美好,像是真的身处梦乡。

魏琛大清早就被毛头小子扑醒,嘟嚷着准备去捉又被躲过,心里暗道得加强锻炼。抬头就见黄少天顶着黑眼圈一层,兴奋得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老鬼还不起来!今天要开会呢还睡啊!起来起来起来,不要跟我装死。不然挠你痒痒啊哈哈哈哈哈哈!”

分针指着五还少些,蓝雨队长一瞬间就有点头疼,想再栽下去大睡一场。

“难得见到你这么上心啊?哎哟——”魏琛扶着腰呲牙咧嘴,“难不成今天有哪个漂亮小姑娘来?拉倒吧,高手没一个正直的。一个赛一个猥琐!”

说着说着他就看见黄少天脸上出现了不甚明显的微妙表情,“…今天我兄弟会来!秋木苏认不认识,他答应帮我做银武呢!”

嚯。
正揉着脑袋的魏琛隐约感到了危机。

下午各部人员都陆陆续续的到了,会议晚上八点开始。叶修一行人到得早,只能到蓝雨俱乐部胡扯,顺便在会客厅调戏八方。韩文清黑着脸正襟危坐,叶修的手十分不安分的搭他肩上,简直像是小流氓调戏黑帮老大。苏沐秋经不住妹妹吵,刚进门先给小姑娘把汗擦擦就准备带她去冷饮店。魏琛没料到真来了个漂亮小姑娘,脾性还挺难对付。只好叮嘱他们早点回,心下暗道我就知道待一叶之秋身边这群没一个简单的!

抬脚转弯,就给一人撞了满怀。那小鬼刚刚没赶得及来接,急匆匆从厕所提着裤子跑过来就开个满堂彩。正揉着脑袋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没注意呢……抬眼就把话咽了下去。

“秋木苏?”

怎么认出来的?苏沐秋有点子奇怪。“你就是黄少天吧?夜雨声烦是不是,没想到你真的有这么吵啊。”苏沐橙躲在哥哥身后瞅黄少天,文文静静的落下一绺发丝。黄少天约莫十四五岁吧,阳光的很,就是半张着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两人一时无话,倒是苏沐橙先开了口:“…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我我是黄少天!对就是那个夜雨声烦,玩剑客的。为什么我一眼就能认出你来啊,嘿嘿说明我第六感可强了。现在我猜蓝雨保准能让我弄个冠军回来你信不信?”黄少天一激灵弹回来,探头看了看那个乌烟瘴气猥琐满盈的会客厅,刹那间就觉得人都太好认了。“——等等你们这是要出门吗,外面这么热。不怕被晒成黑人啊你。”他只能对着苏沐橙说话,手心里都是汗。

“沐橙想出去吃冰激凌,你也一起去吧?里头两个大烟枪呢!”苏沐秋终于说得上话,他松口气低头看着这个少年,正巧黄少天也悄悄抬头看他。有阳光细细的照在两人脸上,却是要被硬生生比过去。黄少天冲苏沐秋笑,小虎牙微露出来。苏沐秋也很认真的看着他,略弯腰。左手撑在膝盖前,右手伸出去。“多关照啊,少天。”

苏沐橙被之前那句“黑人”气不过,扯着哥哥想往外头冲。黄少天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终究没伸出去。只得在苏沐秋有点复杂的挥手时跟上前。本是苏氏兄妹要去找店子,却被黄少天七拐八扭才带准地儿。沐橙紧抱着一大杯三球冰激凌,任黄少天怎么跟她小心翼翼的赔罪都不理。苏沐秋端着杯冷饮,看俩小家伙斗气。黄少天有些急了,手里冰糕还半点没动。眼见着就得融化下垂,苏沐秋眼疾手快端着个杯子接住,这才免了那冰糕的灭顶之灾。

少年没什么对付女孩儿的办法,委屈得要哭又得憋着。生怕在别人眼里露怯。他朦着眼看向苏沐秋,十八九岁青年光光把笑意向他荡出一个弧度,瘦削的牛仔裤被短帮旧皮靴包着,怎么看怎么好看。混在午后阳光里,暖洋洋的。像要教人分不清。

紧接着那抹阳光便从高脚椅上又一次落下来。落在黄少天的身遭,原本吹得人冷飕飕的凉风被驱走小半,温暖的停留在他的耳侧。曾有人跟黄少天说我觉得你这个人虽然很吵…但还是挺阳光挺暖的。黄少天在此刻却不信那人说的话了,那点自信被融化得很柔软,相形见绌。

小姑娘不知道怎么的,几句安抚就转了过来。轻声细语的说她叫苏沐橙,刚刚不应该那么对你。黄少天收回神,连忙去回应。

秋木苏……怎么这么厉害呢?感觉比一叶之秋还要厉害。

待得一场闹剧都收拾干净,三个人还是跑回了蓝雨大厅。蓝雨在当时有个名号,说是高手都没怎么齐,设施反是最好的。挖苦意味一听就听得出。苏沐橙不懂这些,登登登跑去落地窗边看广州城。苏沐秋和黄少天坐在待客沙发上聊,性子本就相似,这回更是聊了个天南海北。唠完黄少天才觉得有点渴,他眼睛亮亮的接过这头递来的水:“那个银武,你真的会做吗?”

“当然啊,我不是答应你了。”

“秋木苏我觉得你人真好!你一定会洪福齐天寿比天长的哈哈哈…咳咳。不过你怎么还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啊?游戏里ID有点念得奇怪,你妹妹叫苏沐橙,那你的名字不就是……噗咳咳咳咳!”

“哈哈,别再呛着啦。”

苏沐秋拍拍他的背,很舒服的倚在沙发上。“联赛开打你就会认识我的,因为我肯定是接连十届冠军得主啊!到时候我不会用秋木苏这个号了,用沐雨橙风这个枪炮。虽然是人妖号…其实就是逗沐橙玩儿的嘛!”好不要脸,偶尔会露出本性是吗!黄少天静静的喝着水,难得的没有反驳什么。
“你技术这么好,又是跟一叶之秋搭档。一定可以拿冠军的。”

“嗯?”

“秋木苏,我……”

连同上次一般的脱口而出,情不自禁的,那么单纯。黄少天以为自己说出来过什么,可那会儿他嗓子太沙。是没有让谁听清的。

 

晚上的商谈会结束后,荣耀联盟联赛时间已经正式商定。不过需要选手按照严格的规章制度报名。黄少天年龄太小,估摸着还要等几个赛季。参会选手们都挺开心的在夜宵摊子嗨了一晚,黄少天也破格偷溜出来。刚想磨蹭着喝一口啤酒就被苏沐秋拽出人堆,脸上带着挺神秘的笑。“来来来,秋哥送你个临别赠礼啊!别想着喝那玩意,对你不怎么好。”

随后黄少天就眼睁睁的看着苏沐秋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一根冰糕。

还丝丝冒着白气,是当初承诺了要请苏沐秋他们吃的撒芝麻那种。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感情!他没好气的伸手去拿,没想那人手指一晃,冰糕后弹出一张账号卡来。

“当初为什么敢说送你把剑呢,就因为其实我早就搞了把出来…改属性可费事了。放心,是光剑,蓝色的。好好收着啊。”

苏沐秋低头噙着笑,一手冰糕一手账号卡的往黄少天手里塞。小朋友睁大了眼睛,满面不敢相信的盯着手上。留了个空当出来。只见苏沐秋探头在他原已愣愣舔过的冰糕上咬了一口,还砸咂舌评价也就这么个味儿嘛!还变成了我请你吃。细碎的小冰晶落下,变成什么东西在黄少天尚还稚嫩的胸膛里生根发芽,悄悄撞击起来。

却成了苏沐秋与黄少天的终诀。

原本在网游中翻云覆雨时还能见上一见,后来像是人间蒸发,莫名其妙的消失。一叶之秋在那段时间几乎没有上线,只有夜雨声烦会在关键拉仇时犹豫着回身望,大批叫嚣着的人群在他眼中成为空旷的背景布。再也没有哪个神枪手会一记飞枪跟上,朗声笑着让子弹落出一片大网。顺手还把自己拢上,死死圈牢。

约莫是去熟悉新号了吧?倒是挺好奇能从柔软俏丽的女性角色身上看出专属于他的飒爽呢。于是黄少天没去点开过那个聊天窗口,即使在联赛开始前一天查看嘉世参赛名单时,魏琛脸上的沉重维持了那么久。

偶尔黄少天会把那张纯黑色卡片对准阳光翻来覆去的看,看着看着,像是要被灼伤一般闭上眼。无话可说。

联赛正式出赛也没了传说中那个沐雨橙风的身影。

第三赛季蓝雨材料有个低级小缺口,没有临时的一区同等级马甲号,急的人恨不得直接用比赛号上。黄少天静静的坐在座位前,突然起身奔去宿舍。在抽屉的最深处翻啊翻,把那张首版卡掏了出来。

其实我还没有打开过呢。黄少天掏了别人的笔电登陆,看ID处流木两字刷出来。等级不高,似乎恰好符合那个副本。这都肯给我考虑周全啊,太贴心了吧!他看着好友列表里的一叶之秋、秋木苏、沐雨橙风…点开一叶之秋那个窗口,写上“嗨。”

手里是最普通的剑械。黄少天看了一眼编辑器图标,没有细查。他只是再将夜雨声烦隐身登陆,把那柄银武转移进他的储物箱再下线。半分钟没用。不顾聊天窗口不断闪烁翻新的提示,迅速加入蓝溪阁公会。文字泡翻滚起来的一刹那他已经得手。

一叶之秋:少天?

最新的信息已经表明黄少天的干扰战术实则无用,他没有回复,下线关机。

 

「第四赛季蓝雨双新人出道??剑客与术士的绝妙配合!」

「夜雨声烦手中光剑冰雨加索克萨尔灭神的诅咒最详尽解析!」

「双核时代的真正来临!嘉世与蓝雨主力集结!」

网页上随手一磕,满眼都是这样写来引人注目的标题。叶修把烟头摁灭在那个奇形怪状的烟灰缸里,重又燃上一根。火光在夜里一明一灭。他点开备注“黄少天”的对话框敲字。

“你认识秋木苏吗?”

“认识啊怎么了,是个荣耀初开时候的神枪手吧。技战术方面都很厉害,人好。”

“你认识苏沐秋吗?”

“他是谁?”

空留下一片须臾被静默着千回百转,拉不长这落木无边潇潇下,只得随那长风堪堪流去。

-

黑色Logo被指尖轻抚一次又一次,硬生出两分暖意来。外头有人招呼他:“阿天——来吃冰镇西瓜咯。”黄少天应了一声,把账号卡认认真真的收进抽屉。群里逐渐热闹起来,看起来战场上的注意力消散许多。

百花缭乱:呃要我说啊,我不在乎多少亚。早早让大孙注意手就好了,那现在我说不定就一个亚都没啦!

君莫笑:这么想当季军啊,啧啧。

百花缭乱:滚!!!!!!!!

木恩:要是能和一帆并肩作战一次就好了呢。

一寸灰:嗯…我也这么想!

迎风布阵:靠,就希望发明荣耀的人早出生几年啊!

海无量:老魏,你怎么不说让你晚生几年?说不准现在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呢!哈哈哈,我觉着吧,跟老林多打几个赛季多好。

吴钩霜月:…全明星赛上全力以赴的打倒她!

残忍静默:呵呵我怎么觉得你越发打不倒她啊,不是错觉。

大漠孤烟:冠军,一如既往。

君莫笑:唉,有一个你就知足吧!

百花缭乱:呸你有脸说啊!?你倒是讲讲你希望咋样啊!???

君莫笑:有人会说的,少天,别折腾蓝雨冠军那套。说点心里话吧,没人听得懂。@夜雨声烦

风城烟雨:不对味。

逢山鬼泣:+1

生灵灭:+2

鸾辂音尘:+10086!!!!

沐雨橙风:不是啦,真的是很认真的事情。黄少你说呀。

夜雨声烦:无他。

君莫笑:啧啧。

百花缭乱:!!!!!!!!!!!!!!!!!!!!!!!!?????????????两个字!?

来自叶修的聊天窗口莫名亮了起来,依旧是那句老话。

叶修(君莫笑):你认识苏沐秋吗?

叶修(君莫笑):你有他的号吧。他只加了我们仨。去问啊。他一直隐身呢!

黄少天想了想关上群,看着那个从未显示(1/1)的单分列表,提手点开。

只愿不要徒留下着份念想。空谷回响,哀啭久绝。

夜雨声烦:告诉我呗,你到底叫什么啊?

苏沐秋(秋木苏):我叫苏沐秋啊,傻小子。你信不信?[自动回复]

夜雨声烦:哦,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跟你说一件事情,我喜欢你啊苏沐秋,你信不信啊?

苏沐秋(秋木苏):哈哈,没办法,这个太容易猜了!再跟你说一件事,我喜欢你。你信不信?[自动回复]

 

无他无他,又添上一条别无他想无他所念,只愿与君执杯同饮白头。可无实为无,又怎会落成一场绝世好戏呢?

怕要空无他人赏。

-END

 

*其实我只是想说,属性相同也能谈恋爱。真的(。

后来帮叶修刷副本的流木不是这一张。原著中提到非职选ID在不同区是可以使用的,私心设定少天小号都尽量叫这个。←扯。至于为何有自动回复还有两条,其实老叶桌面上一直开两只企鹅!←又扯。悄悄卖修伞安利。

本人曾用一系列自动回复让朋友跟系统聊了一下午…这文是挺久之前的,现在发很不对味儿。如果看完了那么十分感谢。文章中有纰漏请直接提出,保准改正。


众神知道有一天他们都会战死。


有一天他们会碰到敌人,走上失败和死亡。

 

诸神国度会沦为废墟,善的力量对抗恶的力量不可能成功,然而众神要奋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