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星者

死亦無畏,生當狂若。

沈怀山道:“你不够朋友。”

杨隽怒道:“你才不够朋友!”

沈怀山不说话,长长的看了那俊逸非凡还怒气冲冲的好友一眼,心下一沉,提马走了。

他心里赌气着想,看谁找谁。


后来沈怀山站在山崩落石前,轻轻一阖眼。

“你真不够朋友。”



全是自设,脑洞一时爽。给杨总镖头编了个名字叫杨隽。隽玉怀山,这两人原本多好玩啊。

凭什么金光瑶的人设长得比蓝湛还高还好看啊。

我TTTTTTTTTTMD我薛岂不是长得比例失调,MMMMMMMMMMMP

周容讫。

古刹请疏钟不度,仓惶诳来血雨腥风舔舐未央,稠血掼江山,天邀雷硠斟一盏。纯酿糟粕,琼液折破琥珀蜜色,微醺宕朔风,付诸大凉世代荒唐。

余冽清啸空城池,钟鸣金鼓有气无力擂三遭,窸窣珠烁碎此间——那龙椅上头枯坐个亡国先皇,烛人眉眼一双,狭仄淬了鸠毒,世上再无好般相似。便轻飘飘送去一瞥,踱个缓急步子悠悠凝他。旧时黄袍落指,拈的象牙瓷玉杯泛青蹈海,堪堪扼死三万孤鸿。心头反而无喜无悲,只笑。

笑者何意?笑旦夕祸福。

长恨复长恨,裁做无绝期的秋风洛水。恨来两世几十载,倏点走马唤灯游。步履碾去半个时辰的殿宇重重,阒然无声,遥遥窃进几声孩童欢声,轻慢绕着这飞宸殿跑。那疯子兀自哀着,叹梦叹生时。便悄无声息弯个笑纹,只显半恭半讽,心平气和一一应去。

“还梦见过什么?”

这龙袍里枯槁套来一串梦呓蜚语,激得旁左李克一激灵。才亲切温好敛了鸦氅,好掀去他惊慌面容。那死人皇兄却道:我梦了多少兴衰风云,可苍天要你赢,朕无话可说。

好,好。梦境好生森然,只放得进我那父皇无用的鬼?我可号令旌旗十万,挥剑斩阎罗。靴旁横尸俱是暴毙不瞑,枪炮甩出血肉淋漓,恰似去年十里华灯。山河于我眼,纤毫毕现得叫人作呕。可那幼弟凄切呼喊挣要屏息,水中嘶哑似是噙血;我母妃唇上胭脂红得可怕,娉娉婷婷溢出血沫毒珲,眼睫怨毒多烁人。你告诉我,你只梦到这些么?

“…我对这个千疮百孔的江山并无兴趣,不愿将此生赔给它。”

十八层地府疯魔史,毒杀七级浮屠。阴戾缴缠无辜秋风,折煞满城的破落。那皇帝面容一搐,心下如酌三春的陈酿,独换字句沁血的折磨。声调忽而由高折低,心平气静,提拎眼间咆哮狰狞凶鬼,点滴丢进自家皇兄瞳里。

“——能亲眼看着皇兄你下葬,我便别无所求了。”

“七弦请奏,落雪长河。”

……剑三肯定是个专心做衣服的游戏。给不给草稿流活路

晓星尘。

故人归。

     青檐融旧雪,淌来水华凝珠盈盈,摇坠聊无。是孑然骨。独身立峭崖,日向西斜去。恰存苍翠唯间,倚松好寻鹤。悠然长息未止,畔耳邀聆万物灵生。
     ——嫩柔芽叶稚拙、艳蕊娇迸、新竹拔节、莺歌燕鸣。

     清天入我神魂,流风酝我心魄。

     伫神方时,若思长已解。只垂颔冥想而笑,缓抿薄唇。且携问漆眸子,辰星以糅眉眼,落墨入丹青。
     银河逾长生,似漫涓道法卷帙,玄黄两并,太极逍遥人间外。掌浮长云寻冰剑,刃震微声去。流光来诀星位周转,初现朱雀啼穹。一时暮霭自来扶袖,霜华回风。

     莽苍夜色茫茫,浩荡天地,偏生道子素袂茕襟。流影击皓星,剑破溟昏,一揽九天月,式微难觉。

     瀑泉飞流直下,零烁碎露。七式已过,遂落袍蕴雾,靴前轻点雨露。了然候时将逝,休倚南崖,静心闻说竹间弦歌,仙鹤鸣涧。
    
          “嘀嗒。”

          有客云中来。

     轻起兰骨,剑指霜华秉澪泽。晚风忽作,遣得绯桃灼夭,旋舞而下。便轻舒心魄,朗声年少,笑蕴三春。
     唤刃面微震。

     好赠他晚春一枝。

          “——可来了,教我好等。”

你好。来自名朋师青玄110的神仙自画像!以后风水风土不定项!

(在该写段子的地方反而写不出段子真让人气得想撒功德……这能扩到列吗??)

最近深受感召,想给可爱的姑娘画可爱的小裙子。

研究很多版型,最后只想画可爱的姑娘(哦

凝晶。

     三万三千仞迢迢冰雪,诸神要降天穹的威严于世,喝令霜风狂傲驰骋冰原。洪荒宇宙涌流亿万辰星成海,携卷失窃圣火,昭昭刺破长生。奥丁举枪怒咆,掀来迸焱锤风炼刃烁金。赤色的龙角盈满狰狞暗色鎏金,直至刺往层云以外。
     它同黑暗的蝠翼殊死相搏,在幽冥地狱的欢呼声中一道泯于沸腾岩浆。

     轻歌薄莎实属世上首美,瓦尔基丽们踏曼步婀娜前来,歌谣随风散落尘土风雨。她们赞颂古老北欧的垂暮盛况;凝念红黑恶龙的魂魄双生;将狂风扼住咽喉;送怨灵沉入轮回河岸。

     为首的应当抹锋,为末的理应执柄。
     这是上主赐予浊世的异色瞳仁。

     鲜血沿路勾勒诡异符文,洁净的少女们紧拥神明指尖,凄厉且高贵的以濒死嚎啕赠予世人。
     ------而我们苏醒。
     双刃生于斯堪的纳维亚的峡湾深处。那里有冰与火高声颂唱战歌。

     我自深海坚冰长生,我的兄弟浴酷焱而不死。
     命运的纺锤刺破三女神的嫩白掌心,本应是一对旷古的邪刃,却将歃血为乳金色的柔软发丝。
     “你将被赋予骑士的光辉。”
     我的心脏凝晶而成,我的血液为荣誉而流淌。我将沉睡万年,受终焉骑士的护指渡过崇明。波罗的海的波涛汹涌澎湃而来,它将我埋葬。埋葬在白色的赤诚泡沫之下。

     “凝晶。”
     来人唤我。

Amber。我已经忘记她叫啥了,大概是叫胡萝卜(???靠。

存一下,我记得我一年多前还想画系列,丢人。

一张草。黑安。
胃痛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