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星者

一个认真刷粮舔图的人。
坑多浅且杂,成天发牢骚。情绪性更新,快取关。

     薛洋初入金麟台之时,身量竟还不及金光瑶。一套金家校服给少年穿得松松垮垮,闹得金光瑶啼笑皆非的命人再改一套。薛洋等得无趣,便百无聊赖的飞身一跃,稳当落在金星雪浪池的栏沿。遥目远眺,直管金光瑶是个死人了。 

      金光瑶倒温颜无恼,轻稍偏头去瞧他的小客卿。来时送的红绳于薛洋发间微扬,居然是金光瑶往后再也记不得的温好场景。

     后来小少年是长了起来,着身金星雪浪神采飞扬,全然没了当初细瘦得连衣服都撑不起来的模样。有日薛洋闲的无事蹲在那池金星雪浪的白玉栏沿上用心对付手里那碗瓷勺儿敲得叮当咣响的糯米圆子,一靴子不知上哪踩来的泥糊得玉栏惨不忍睹,他全然不顾,埋首往嘴里塞了个软糯圆子品嚼几复还算满意,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

     金光瑶打那过去,薛洋懒懒掀起眼皮只分一寸眸梢余光瞧他一眼,突然就猖狂得意大笑起来,金光瑶瞥他,他笑嘻嘻跳下栏沿抬手比了下金光瑶身量大摇大摆地走了。好歹仙督是个好脾气,也不显恼得只在他跟前无奈笑骂了句没良心的狼崽子。

     至薛洋走远了去,却回首认真望了下他的客卿,莫名操心得想来一句,唔,大抵还是要长的。 

     金光瑶记性不错,可后来竟也记不太清了。义城那个薛洋,比之当时,长了没长。

     自清理之后,金光瑶就许久未曾见过薛洋。顶多在路经花海玉栏时候侧目望一会儿,也没了原先的味道。后来他见到薛洋时候,薛洋是站不得了。金光瑶静静看着当初朝气蓬勃的小客卿,眼里的光一点点走向混沌。心里怅然,确是不知晓,他长高了没有。

     

他叹口气蹲下,抬手触了触少年人凹陷下去的面颊,喃喃自语一句,“没当初在金麟台滋养的好了。”




-

图源:我。

联脑洞: @君绥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