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星者

一个认真刷粮舔图的人。
坑多浅且杂,成天发牢骚。情绪性更新,快取关。

周容讫。

古刹请疏钟不度,仓惶诳来血雨腥风舔舐未央,稠血掼江山,天邀雷硠斟一盏。纯酿糟粕,琼液折破琥珀蜜色,微醺宕朔风,付诸大凉世代荒唐。

余冽清啸空城池,钟鸣金鼓有气无力擂三遭,窸窣珠烁碎此间——那龙椅上头枯坐个亡国先皇,烛人眉眼一双,狭仄淬了鸠毒,世上再无好般相似。便轻飘飘送去一瞥,踱个缓急步子悠悠凝他。旧时黄袍落指,拈的象牙瓷玉杯泛青蹈海,堪堪扼死三万孤鸿。心头反而无喜无悲,只笑。

笑者何意?笑旦夕祸福。

长恨复长恨,裁做无绝期的秋风洛水。恨来两世几十载,倏点走马唤灯游。步履碾去半个时辰的殿宇重重,阒然无声,遥遥窃进几声孩童欢声,轻慢绕着这飞宸殿跑。那疯子兀自哀着,叹梦叹生时。便悄无声息弯个笑纹,只显半恭半讽,心平气和一一应去。

“还梦见过什么?”

这龙袍里枯槁套来一串梦呓蜚语,激得旁左李克一激灵。才亲切温好敛了鸦氅,好掀去他惊慌面容。那死人皇兄却道:我梦了多少兴衰风云,可苍天要你赢,朕无话可说。

好,好。梦境好生森然,只放得进我那父皇无用的鬼?我可号令旌旗十万,挥剑斩阎罗。靴旁横尸俱是暴毙不瞑,枪炮甩出血肉淋漓,恰似去年十里华灯。山河于我眼,纤毫毕现得叫人作呕。可那幼弟凄切呼喊挣要屏息,水中嘶哑似是噙血;我母妃唇上胭脂红得可怕,娉娉婷婷溢出血沫毒珲,眼睫怨毒多烁人。你告诉我,你只梦到这些么?

“…我对这个千疮百孔的江山并无兴趣,不愿将此生赔给它。”

十八层地府疯魔史,毒杀七级浮屠。阴戾缴缠无辜秋风,折煞满城的破落。那皇帝面容一搐,心下如酌三春的陈酿,独换字句沁血的折磨。声调忽而由高折低,心平气静,提拎眼间咆哮狰狞凶鬼,点滴丢进自家皇兄瞳里。

“——能亲眼看着皇兄你下葬,我便别无所求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