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星者

死亦無畏,生當狂若。

【dipbill】Three Minutes

*短,烂,作者不负责任

Bill cipher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这条街道,她散发着令人熟悉的糜烂气息。这是天谴般的罪恶与沦丧,街边穿着亮片裹腿裙的婀娜少女大笑着向他靠拢,他回以笑意。纸牌摔下的娑娑声响、女孩儿们甜蜜的喘息、宿醉后禁不住呕吐,掺杂的浓郁伏特加味儿,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胃酸上涌一般,它们是能触动Cipher先生最华美的乐章。
事实上他并不清楚方才给自己扎的heroine针头上有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玩意儿,但他不在乎。
是的,对于一个刚刚逃离牢狱之灾的罪犯来说,这不值得在乎。

“Hey,hey.我亲爱的老友,”他踉跄的栽进酒吧的沙发里,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Will!滚去拿杯Vermouth来,我恶心嘴里这枪管味儿。”
蓝瞳少年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他看见的老哥也许并不不尽如意——带着血痕与尘土的衣领,又或者是带着血痕与尘土的他本人——正躺在沙发上把玩着那把小巧的钥匙。“你都去干什么了?”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惊恐万状。
“瞧瞧这个,”Bill撩起自己的额发,张狂的咧开嘴,“我热衷于解决警察。”
赌桌上耍着复杂花色的电子屏下的时间悄悄更换了一个数字,这是他重获自由的第一分钟。
“猜猜那个小警察是谁?——是的,我亲爱的兄弟。不用躲闪,我在你的眼里看得见那个名字。”金发青年发出一声叹息的气音。“滚去拿你的酒。”
Dipper pines,去你妈的。
他懒懒的更换着姿势,那片钥匙在五光十色的打灯下显得格外显眼。Bill甚至从那银色的小玩意里看得见自己,昨夜的自己。
——是怎样去诱惑那棵小树,教他分辨不出昼白夜黑。
这是一注充盈着危险与罪恶的筹码,他堵上的是自己。作弊手段仅仅是灼人情话与潋滟的眼睛,他俩的身躯交缠着疯狂,每一次深入骨髓的冲撞都能逼出自己难以启齿的呻吟。他紧紧抓住对面的男人,只剩与生俱来契合。Bill cipher亲吻他的脖颈,生理泪水下落的速度很快,但是他来得及对自己绽开一个漂亮的、狠厉的微笑。
他们似乎天生就该如此,当钥匙插进锁孔时,世界只剩下彼此。
恶魔品味着疼痛的美妙滋味,他听见耳畔有分针走动的“咔嗒”声。

“你的酒,先生。”
他听见冰块与气泡的碰撞声,而Will不会给他加冰。苦艾酒的美妙滋味是纯粹的圣乐,他重申过很多遍。
“welcome——My dear pinetree.”
金色瞳仁懒散而肆意的向着这位曾亲手逮捕他的警察开合,他伸手接过了那杯祖母绿一般澄澈的液体一饮而尽。“这算是对我最起码的尊敬。”褐发青年向他点了点头,在他身侧的沙发坐下。
“你一个人来这儿做什么?whoa,也许你还带上了一大帮子便衣的同行。”他伸出手指弹了弹杯壁,时间在此刻过得格外迅速,他似乎听见警官的机械怀表走动的声音。
“来只身找找我成功脱狱的犯人,”Dipper pines偏过头看向他,“顺便找找一夜情后不告而别的恋人。”
“不巧,似乎都是你。”
小鹿色的温润眼睛向陷入震惊的金色瞳仁靠近。
“只给你三分钟的自由,现在由你沦陷。”

评论(15)

热度(39)